首页 >科技

手里有地心中不慌手机卖不动的酷派想这样翻

2019-05-15 01:22:47 | 来源: 科技

2016年,曾风光的厂商酷派开始陷入亏损的泥潭。到了2018年,酷派的日子依然不好过。

7月23日晚间,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截至2018年6月30日,智能销售收入同比大幅下落。

酷派团体还称,公司股份已连续停牌超过12个月。如果截至2019年7月31日,公司未能符合全部复牌条件并令联交所满意,且届时未能恢复股份买卖,上市科将向上市委员会建议将公司股份除牌。

不过,即便主营业务深陷危机,酷派集团还拥有价值百亿的土地储备。这也成了酷派翻盘的希望。

每日经济(号:nbdnews)注意到,酷派集团近频繁与地产商接触合作,希望盘活手中巨大的土地资源。

销售收入同比大幅下落

7月23日晚间,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前6个月,团体的主营业务仍为开发销售智能。根据公司管理账目,报告期内集团录得智能销售收入同比大幅下降。

对收入下降的缘由,酷派团体解释称,主要系中国智能市场竞争剧烈,中国及东南亚市场销售持续下滑,集团为缩减亏损,放弃部分能带来收入但可能导致亏损的产品;美国销售延续上升,但上半年销售贡献及增长速度有限,近期中标产品陆续在2018年下半年及2019年度上市销售。为降低亏损水准,集团舍弃部分低毛利产品,同时严格控制各项开支。

▲图片来源:摄图 (图文无关)

同时,酷派集团还称,将继续采取多项措施以提升团体流动资金及财务状况,包括但不限于斟酌出售集团部分投资物业及本公司个别附属公司的股权,并积极与银行、机构及有意合作人士进行沟通和商量以获得银行借款或融资。

每日经济(号:nbdnews)注意到,直到2018年4月,酷派集团才公布了2016年财报。财报显示,酷派团体2016年总收入为79.69亿港元,同比减少了45.7%,录得净亏损44.01亿港元。

同时,酷派团体的独立核数师报告摘要提及,因若干事宜无法表示意见及没法表示意见的基准,并未就酷派团体2016年度的综合财务报表发表审核意见。核数师指出,酷派集团已采取多项措施以提升其流动资金及财务状况,但若酷派集团未能成功实现其计划,则可能须作出调整。

另外,上述公告中披露,酷派集团2017年度的审计工作正在进行中,公司正准备相关报告,预计今年9月初刊发;而今年上半年的财务情况将于11月中刊发。

频频接触房地产商

虽然深陷危机,但酷派集团并非没有翻盘的资本,毕竟公司拥有大量的优良土地资源,包括:

深圳南山高新产业园北区的酷派信息港(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

位于东莞松山湖的天安云谷生产基地(占地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

在西安高新区规划的宇龙通信长安产业园项目一期(占地面积8.7万平方米)、河源建设农业生态园等多个项目,价值估计在百亿元以上。

▲图片来源:摄图 (图文无关)

为减缓资金压力,酷派方面也开始频频接触各大房地产商。

2017年10月,酷派宣布与深圳本地开发商合作开发酷派信息港城市更新项目即酷派总部旧改项目。

项目建设完成后,各方按照项目全部新建成物业(包含项目计容积率建筑面积及不计容积率建筑面积)6:4的比例进行权益分配,开发商分得全部新建成物业面积的60%,而酷派集团全资附属公司宇龙通讯分得全部新建成物业面积的40%。

不仅如此,今年1月,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前大股东已将其持有的酷派集团股票转让给威日创投有限公司。而财经报道称,威日创投背后的股东,极可能是深圳另一地产商京基集团的创始人陈华家族。

今年5月18日,宇龙通讯与京基团体还签订了额借款合同,京基集团同意向宇龙通信提供额不超过人民币5亿元的借款,用于公司经营。据证券时报报导,京基团体是酷派团体股东威日创投的关联人。

▲图片来源:摄图 (图文无关)

那末,在酷派团体巨亏之时,京基集团提供借款的原因是什么?双方未来会在哪些领域合作?京基集团的借款能否盘活酷派的业务?对于外界关注的一系列问题,每日经济(号:nbdnews)分别联系了酷派和京基集团方面了解情况,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双方回应。

此外,注意到,酷派团体的股分自2017年3月31日已在联交所暂停买卖。

根据有关除牌的上市规则新规,如果公司股分自2018年8月1日起继续停牌12个月,联交所可将酷派集团的股份除牌。也就是说,如果截至2019年7月31日,酷派集团未能符合全部复牌条件并令联交所满意,且届时未能恢复股份买卖,上市科将向上市委员会建议将公司股分除牌。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药物
乳腺增生会变成乳腺癌吗
经量多有血块吃什么药

猜你喜欢